凭栏听风

阿弥陀佛

【ydtr有点甜|1:00】【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】酩酊

  踏仙君拎着梨花白靠在荷花丛中的白衣人身上,朦胧着眼睛像是回到了十年前。


  红莲水榭甚少像今日这样热闹。

宋秋桐身后簇拥着数名宫人,几人手上托着些首饰药材。


  楚晚宁立在门前抵着唇咳了两声,看着阶下满头珠翠的美人,眼中载着些她看不透的情绪。


  嫌恶?怜悯?


  宋秋桐心下震动,不甘与嫉妒枝蔓一般生长,攀附在她心头。


  自己有什么可让他嫌恶怜悯的?


  曾经是天下第一宗师又怎么样?如今他不过是一个碎了灵核又不得宠幸的妃子,踏仙君操都操腻了的男人,有什么资格怜悯她。

宋秋桐正了正身子,微微抬起下巴,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势些。


  “早便听闻楚妃妹妹性子冷,但也没有来了客不让进门的理由吧?”


  楚晚宁狭长凤眸微动,不作搭理,转身进门掩上了门扉。


  宋秋桐吃了个闭门羹,更是气急,伸手打翻了旁边侍女的托盘。


  那侍女平白被打翻了托盘,惊恐跪下。


  “你们做什么这般热闹?”


  宋秋桐听得墨燃的声音心头一颤,匆匆调整了情绪略微偏头,露出她最像师昧的那半张脸。


  “阿燃,我听闻楚妃妹妹前日从水牢回来后身子一直不好,才带了人送些东西过来,哪知楚妃妹妹不喜我,将我拒之门外不说,还打翻了东西。”


  宋秋桐生的国色天香,此时双目含泪语细声软,更加惹人怜爱。


  楚晚宁在窗前看着墨燃自水榭外走来,黑金华裳,九毓冠冕,梨涡深深。


  “那倒是他不识趣了,皇后说,该如何处置?”
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↓↓↓↓↓↓

  彩蛋有,但是我不放假,所以肯定不甜!

  [平底锅护体.jpg]

如果我有罪……

  如果我有罪,请让法律制裁我,而不是让供应链创死我……

  


【ydtr有点甜】原耽同人小圈联文活动终宣

  期待住了!

  虽然还没开工[苍蝇搓腿.jpg]

天冷来串郡肝肝:

     



     【ydtr有点甜】原耽同人小圈联文活动


  活动时间:2022.10.1


  活动tag:ydtr有点甜


  策划:@途不归 


  海报:@途不归 


   


   【发文时间】:


  00:00——@_谁不曾谁不想_ 


  01:00——@凭栏听风 


  01:11——@Throne🌙 


  02:00——@空白君咕咕 


  06:00——@个六 


  08:00——@彤心 


  11:00——@曦风夕雨 


  11:20——@阿清今天不熬夜! 


  13:00——@朝玉yuki 


  13:14——@糖醋小狗 


  14:34——@昨天屁话多 


  17:00——@栀琼乔阳 


  17:20——@桐小宴 


  18:00——@晏南辰 


  18:30——@途不归 


  19:00——@椒言味咕 


  20:00——@小帕不知道 


  20:30——@故里 


  21:00——@蒋子兮吖 


  21:30——@是小君吖 


  22:00——@坚果酱 


  22:22——@ʚ北溟有鱼ɞ 


  23:00——@甜甜眠 


  23:33——@往北开 


  


  感谢以上所有老师的参与


  各位老师及读者玩得开心


  


  原耽同人小圈联文2.0,敬请期待


  


  


  

【黄历师】救赎

  一个我冷到发抖的小说[抹眼泪]馋死我了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哭哭——
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除夕眼看着自己面前面色不善的萧南烛,嘴唇翕张却说不出半个字来。

他本就不善言辞,更不知如何面对这样的处境。

  除夕抬眼,看见萧南烛脖颈和手腕上的青紫淤痕,心中愧疚,张了张嘴又低了头。

萧南烛见他这个样子就来气,但凡除夕是他从前带过的兵,早上去给他几脚收拾得他几天下不来床了。

  除夕默默了许久,收在袖中的手搅在一起,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。

“历师,我想同你说些话。”

  除夕本就容貌极盛,此时面色沾染了些许苍白,没什么血色的唇抿得平直,倒叫人不知道怎么去责怪他了。

  “昨晚之事是我的错,但凭历师处置。”

身旁的年兽似乎感知到自家神君低落的心情,亲昵地蹭了蹭除夕的小腿。

  倒像是我欺负了人似的,萧南烛想。

“得了得了,我也知道昨天那情况不是你自个儿乐意的,也怪不得你,算我自己倒霉吧。得亏我是个大老爷们儿,万一是个姑娘还要找你负责的。”萧南烛摆摆手佯作不在意,昨晚的情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,面对着一脸愧疚的除夕心中还有些发怵。

  “我……”除夕不知道该作何言语,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什么东西来。

  “我也可以负责……”除夕忽地站起身来说道。

  萧南烛听见这话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。

  又见这人垂头抿唇,一头乌发没精神地耷拉着,他一个铁弯男差点就被这美色诱惑了,住了嘴没呛人。

  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只道是自己倒霉,摊上这么个工作,惹上这么个员工。思量片刻倒是冒出了些坏主意来。

  “算了算了,你要真非得要个处置才安心我就给你个处置,行不?”

  除夕这才舒展了眉眼。

【死亡万花筒】葬铃村

  夹带私货!夹带私货!夹带私货!

  介意勿看!!!

  我心爱的纸嫁衣四终于要来了!!!益昌镇我来了!!!

  蠢官方四都出来了那么五六七八九应该也做好了吧?
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“七月半,嫁新娘,亲朋好友哭断肠。纸做嫁衣身上穿,往后不再见情郎——”

林秋石和阮南烛伴着一段诡异的童谣进门,落在一个村落面前。

——葬铃村——

两人很快碰面结成一对。

“很高兴你们来我们村子观礼,我是葬铃村的大巫贤,我代表葬铃村所有村民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欢迎,不过村子里有些规则你们必须要遵守:

    1.纸新娘出嫁前未经允许不得私自见纸新娘;

    2.未经允许不得进入葬宫和鬼戏楼;

    3.不得对葬尊不敬。

如有违反,后果自负。好了,现在村民会带你们去各自的住处,祝你们有一个愉悦的观礼体验。”

在所有人都在一个庙前会齐后,自称大巫贤的老者对着他们严肃说道。

他嘴里说着欢迎的话,缺不见半点欢迎的意味。

葬铃村面积不大,建筑也不多,他们这一行足足有十来个人,两两一组被分到附近村民家中住宿。

林秋石挽着阮南烛的胳膊,一双眼睛略带惶恐地看着他。

同路的一群人看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哑女泫然欲泣的模样,大有恨不得魂穿阮南烛之势。

阮南烛:“我也怕。”

林秋石表面看着阮南烛,内心无语望青天。

你踏马怕个鬼!鬼怕你才对吧?大佬咱能别装吗?

【不见上仙三百年】眷侣

贺七夕~

祝有对象的孩子长长久久,没对象想找对象的得觅良缘,没对象不想找对象的美丽自得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乌行雪醒后仍旧留了些许损伤,于他而言并非是什么要紧的,左不过冬日里有些难受罢了,更何况调养两年自然便好了。

只是萧复暄十分在意。

七月初七

乌行雪听闻太因山因灵力冲撞见了山火,去察看了一番。

没带萧复暄。

天宿大人不知做什么去了,一早便没了人影,而以乌行雪的能力,一来一往也不过呼吸之间,便没打招呼。

谁成想回来的时候灵气不稳,在萧复暄面前踉跄了一下。他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,倒叫萧复暄变了脸色,迎上来的一堆童子们也一个个吱哇乱叫。

天塌下来了似的。

乌行雪揉了揉眉角,如是想。

萧复暄拉着乌行雪的手探进去一缕气劲,面沉如水:

“怎么损耗这么严重?”

乌行雪低头一笑:“天宿大人,别那么严肃,只是一点损耗罢了。”

萧复暄脸色更差了。

乌行雪偏着头思索片刻,抬头在萧复暄嘴角吻了一下。

萧复暄只是抿了下唇,把人拉进了自己怀里。袖袍一挥门口那些叽叽喳喳的小童子便被一阵风铲走了,连带着门也关上了。

“大人,有人偷袭我们!”

“还把我们摞起来了!”

“……”

童子们忽地被一阵不太温柔的风送出去,十几个小童子七歪八倒,还有几个叠罗汉似的倒在了一起,当即就叫嚷起来了。

比鹊都的震天锣鼓动静都大。

乌行雪看着萧复暄更沉了几分的脸色,偏头笑开了。

萧复暄沉着脸在房间里落了道禁制,便听不见半分声响了。

“这次没那么好忽悠过去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↓↓↓↓↓↓

【全球高考】舔伤

给自己的迟到的生贺~

游惑低头撑在办公桌上缓神,腹中像有千万只虫蚁啃噬,抓心挠肝一样的饥饿感不断冲击着空空如也的肠胃。

他难受的紧,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。

办公室的门被拧开又关上,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耳边:“难受得厉害?”

大抵是靠的太近,游惑几乎能听见秦究血管中血液流动的声音,听见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,听见脉搏起伏的声音。

他几乎要凑上去咬一口来充饥。

“你出去,顺便把门关上。”

游惑舔了舔干涩的唇,偏头让开了那道气息。

“亲爱的,你这要求挺过分的。”秦究偏生不听他的,凑的更近了些,脖颈处的止血贴都挡不住伤口诱人的味道。

游惑眉心蹙到一处,胃里翻江倒海得闹着起义,抿着唇声音冷淡。

“离我远点……”

秦究一手从后面揽住游惑的腰,一手掀开了脖颈处的止血贴,嘴唇几乎要贴到他脸颊上,翕张间吐出了几个字来:

“恕难从命,大考官。”

“试试么?”

血液的味道涌入游惑的鼻腔,勾的腹中饥饿感更甚。

“不试。”

游惑闭着眼压下那股饥饿感,起身就想走,却被秦究拉在自己怀里。

↓↓↓↓↓↓